横山寧寧

阳光灿烂的日子,心里在下雨。明明有人陪,可我还是好想你。不止一次回想,却始终想不明白我们是怎么失去了彼此。可我冷静清醒固执认为这是我们唯一的结局。即使我无法接受,但,注定只能如此。哭着挖坑,埋的再深一些。---没来由想听最佳损友,开始还只是写点文字矫情一番,突然泪如雨下。这么多年,再难受我都捱过去了,从未哭过的我为什么会在阳光灿烂的今天觉得痛彻心扉?歌词里的每一句每一个字,都像刀子在割我的心。一下下割着,那些对应歌词的一幕幕往事如同走马灯。我们相识于98年,决裂于10年,差几个月就整整一轮时,再无交集。你不在的第6年,原来我还是难受。下一个6年后,我是否还会这么难受?在下一个6年后呢?我这辈子是否都忘不掉你,是否都跨不过去?不知道。我也有比你先到的朋友,也有比你更聊得来的朋友,可谁也不是你。你呢?你现在有没有一个没原则无限宠你的新朋友?我现在会做甜点了,他们都说好吃。可我知道,只想让你夸我一次。想看你笑着跟我撒娇说好吃,跟我说你想吃什么让我做给你吃。我甚至觉得,我把自己活成了你。露露你不知道,我从不会叫你露露。露露我其实很想你,你的猫特别特别特别想你。生病时怀念那个给我削苹果强迫我吃下的人,还一脸得意说自己从不照顾别人,我是第一个,我要感恩。怀念那个为了我去早起排队帮我买球票的你。怀念年那个不顾时差半夜打电话祝我生日快乐的人。其实存在于过彼此生命中的人,怎么可能真的找不到你,可我知道,我们只能如此了。哭得一塌糊涂却也只能相见不如怀念。谢谢你,露露。那些年不管别人说什么,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,是真的拿我当朋友。我也是。愿你此生安好。愿你过得比我好。

评论